您好,欢迎来到广东实验中学国际艺术高中部!
卢馨儿
省实艺术预科2014届毕业生
卢馨儿

       满怀着期待,却又被担心与踌躇充斥着—我带着这种复杂的情绪迎接来了预科班的开学。我相信不仅是我,每一位选择了踏上艺术设计这条道路的同学们,甚至是如今已成为大艺术家的前辈们,在起初决定的心情都是矛盾的。庆幸的是,在IFPAD几个月的学习中,我慢慢明确了学习设计的目的与方向,更加为自己当初不顾家人的怀疑和反对所坚持的这个决定而感到幸运、幸福。

       所谓幸运,我认识了一群臭味相投,愿意为艺术作出“牺牲”的疯子;在相互欣赏作品和分享灵感的过程中不断改变自己的想法,作出比以往更大胆地尝试;在得到肯定和赞扬的同时,学习到作为一个艺术家要有“自大与坚持”,更要有一种自然平和,还有自嘲谦逊的内心。这一切看起来像似泛泛而谈的文字游戏,但是回忆起来,确实深入到了我的内心触发着感动。

      所谓幸福,“tons of assignment”充实着那些别人所认为“艺术家的闲暇生活”中的每分每秒;在省实体育节的方阵队列中也争取着属于IFPAD独特的一席之地而付出的额外的艰辛;以及那份因为比普高同学提早放学而能享受到饭堂免排队的特权,提着Apple电脑在校园内穿梭的快感......这一系列的“幸福”,也许只属于IFPAD的pre-designers们吧。

      记得也许就是上个星期的事,我意外地收到了来自Pieter的邮件。我相信我一辈子也会将这封邮件保存着 — 至少四千个单词的内容,字里行间无不充满了Pieter对我的关怀,鼓励和期待 — 更何况Pieter在上学期结束后就因为家庭原因辞去了老师的工作,回到了荷兰。这也许就是外教不同于以往教导我的高中老师们的地方吧。比起教会你怎么做,更令他们自豪的会是你分享着为什么你想这样做。就像Roos,你会发现她从来都会对你的作品说“Nice!”,也许尽管你只画了一个点,她也会认真地倾听你的想法。我记得她说过,艺术是尊重,需要被聆听。在被艺术“疯化”的过程中,你会发现世上无不是艺术,在我们为人处事中,也能看到艺术的影子。生活又何尝不是尊重,何尝不用被聆听呢?

      比起这些抽象的感悟,Nathan和Ricky则是教会你作为pre-designer更实际的的操作和运用。当你的电脑装满了Adobe一系列的软件,那充满设计感的Icon瞬间就提升了你的气质.......在上完Nathan的课后,你会发现杂乱的编码也可以一秒变成艺术品、凤姐也可以P成女神、个人网页和InDesign什么的操作运用有趣得根本停不下来。Ricky则是将一名设计师的强迫症体现得淋漓尽致,就连提交的文件的名字,也要让人看起来像一件作品。Ricky每一堂课都会很认真地准备风格一致,文件名前缀一致的演示文档。他说,设计师和艺术家并不都是乱糟糟的,只有整洁条理的东西才能让你充分发挥自己。我记得Ricky曾像父亲教育孩子般与我谈话聊天。他教导我要善于分享,勇于分享,虽然设计师都不喜欢把自己的灵感来源曝之于众,但好的资源却要和大家一起分享。就算出到社会也一样,你对别人好,别人不一定会一样对待你,却一定会有人记得你。

 

      即将各奔东西了,临走前回忆起来这几个月的学习,真的有很独特的经历。最后想写一句最近看到很有感触的话,出自于日本设计师原研哉:我是一个设计师,可是设计师不代表是一个很会设计的人,而是一个抱持设计概念来过生活的人,活下去的人。

录取院校

offer